余生有你(36)

文|巫婆梅

吃饱喝足后,我满足的擦了擦嘴巴,纸巾上都是咖喱的颜色。飞哥和我离开鱼蛋店后,我便直接往公交车站走,飞哥却叫停了我:“小年,现在还早,去海边逛逛再回去不?”

我掏出手机没有电话也没有短信,看了看时间才六点多,还真的是不晚便接受了飞哥的建议。

地下商场其实就靠近海边,我们只需穿过一个公交站场就可以到达海边。珠市的海边其实有个名字叫情侣路,平常来这里玩都是白天,和科室里的同事一群人在那晃悠,晚上来都是和肖蕊一起,并没有留意过这条路上是不是真的很多情侣。

和飞哥肩并肩走着,凉爽的海风吹过,吹乱了本来就没有发型的头发,我用戴在手上当装饰品的发圈胡乱的绑起了头发,飞哥忽然说:“小年,你绑起头发来更好看呢。”

“飞哥,你这是睁眼说瞎话呢?没看到我满脸都是痘痘吗,哪来的好看可言?”

“小年就算长痘痘也好看啊。”飞哥继续说着瞎话。

我苦笑了一下说:“好吧,我承认我好看了。”

飞哥大笑了一声说:“小年在我心里面是最好看的。”

我没说话,摇了摇头继续往前走。

忽然一个提着小花篮的姑娘向我们走来:“这位哥哥,买朵玫瑰送给这个漂亮的姐姐吧。”

“好呀,多少钱一朵啊?”飞哥立马就问。

飞哥买玫瑰送给我?这感觉好别扭啊,而且我并不想这件事发生。

我立刻对小妹妹说:“我们不需要,你去找其他哥哥姐姐买吧。”

可是小妹妹直接忽略了我回答说:“这个帅气的哥哥,才10块钱1支呢,9支可是代表长长久久哦。”

见飞哥购买玫瑰花的愿望很强烈,我立马对他说:“飞哥,我以前的老师说这些出来卖花的小孩子可能都是被人贩子控制的。”

小妹妹这回没有忽略我了,对我说:“姐姐,我的玫瑰花是我妈妈花店里的,我只是帮我妈妈卖花,我们的店就在那里。”小妹妹说着指了指对面马路的幸福花房,又接着说:“我们那里还有很多花束卖,帅气哥哥要是想要向姐姐表白,建议你过去哦,或者直接在我这里买。”

天呐,现在的小孩子都是吃什么长大的,学什么知识的?做个生意而已,有必要把表白之类的话也搬出来吗?

飞哥笑着对我说:“小年,你戒心太重了。”

“不是。飞哥,你真的不要买玫瑰给我,你还不如给我买哈根达斯,最起码能吃,花都容易谢,留不住还填不了肚子。”虽然我还是很饱,但为了不接受这玫瑰,再撑一点点哈根达斯还是可以的。

“可是我很想送你玫瑰花啊。”飞哥这会毫不犹豫微笑着带着深情的眼神看着我说。

我的心突然慌了起来,可是我一定不能接这玫瑰花,因为我内心从来都认为玫瑰花是送给爱人的。

“可是我不想收玫瑰花。”虽然心慌但我还是很顺利的说出了这句话。

飞哥有点失落的样子,脸上的笑容瞬间沮丧了:“好吧。”说完后他默默的向前走。

我虽然不知道该怎么办,但还是跟在他身后,想着去安慰他还是由他去?如果我去安慰他,会不会让他误会?可是如果不去安慰他,会不会以后很陌生啊?可我们是同事,是哥们啊,要是变得很陌生的话可怎么行呢?

此刻我多想有个电话打进来,好缓解下这奇怪的气氛。正在我想着要怎么开口和飞哥说回宿舍的时候,飞哥突然停下来转过身脸上带着微笑说:“你不喜欢玫瑰,那我就照你所说,请你吃哈根达斯,吃完了我们就回去了。”

我见飞哥回复正常,我开心的“嗯”了一声便往回走,到书城商场的哈根达斯吃雪糕。

我吃着飞哥拿过来的三个球的哈根达斯,其实有种嚼蜡的感觉,总是担心飞哥会再次说一些让我心慌的话。飞哥喝了口咖啡后开口了:“小年,你确定你是属老虎的吗?会不会**妈谎报年龄,把你的年龄报小了或者报大了?”

我很奇怪为什么飞哥纠结于我的属相,但还是很认真的回答:“我爸是个老兵,忠诚厚道得很,肯定不会谎报我年龄的。”

“那我们真的是相差六年呢。”飞哥又有点失落的说。

“飞哥属猴子啊?和我姐一样大呢,哈哈~~”为了让他再笑起来,我也只能说点不痛不痒的话了。

本网站发表的文章(包括转帖),文章名:【余生有你(36)】,网址:【https://www.duitai.net/2022/03/27/74d2f430cf014535a4becf51092cd500/】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
在征得本网站,以及作、译者同意的情况下,本网站的作品允许非盈利性引用,并请注明出处:“作者:【znx】转载自对台网”字样,以尊重作者的劳动成果。版权归原作/译者所有。未经允许,严禁转载。对非法转载者,本网站和作/译者保留采用法律手段追究的权利。
本网站之声明以及其修改权、更新权及最终解释权均属对台网和作/译者
暂无评论

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


				
上一篇
下一篇